联系我们 | 收藏本站
周重林:为中国茶业写一分悼词,还是复兴计划书?

日期:2016-02-24 来源:泰嘉茶叶批发市场

我们一直号称自己是茶叶大国,是世界茶的原产地,是茶文化的发源地……只要你愿意,你可以找到许多许多方面的第一,现在我们的产茶面积还是世界第一呢,但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?
为中国茶业写一分悼词,还是复兴计划书?

——周重林在2013年世界茶业大会前夕茶商小型座谈会上的谈话

我要为中国茶业写一份悼词?还是写一份新的复兴计划书?
这取决于在座诸位茶人的态度、努力与决心。

距离上一次吴觉农呼吁茶业复兴计划,已经过去整整70年。这70年间,华茶的情况改变了吗?
没有。

华茶产销经营的不良情况依旧存在,国际贸易的竞争依旧毫无优势。

比起70年前,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更加严重,茶成为品饮消费的配角,在你周边朋友圈里,还有几个人经常会以茶会友?
昔日四处可见的茶馆当然还星罗棋布,人满为患,但他们是去消费茶吗?显然不是,今天的茶馆已经沦丧为麻将馆的代名词。

那些打着茶餐厅的餐馆,为你端上来可能是柠檬水、是可乐,那些被称呼为“菊花茶”的饮品里,你连茶叶都见不到。我们要面对这个严峻的现实,茶连佐料都不是。

70年后的这个春天,茶业传达出的乱象令人百感交集。

网络上,到处充斥着不到10元一片的普洱茶,不足20元一斤的铁观音,30元左右大红袍……尽管我们可以指正其作假成分,但仅仅这样就够了吗?叫嚣几十万一斤的“熊猫茶”你可以说是一场拙劣的表演,但你却不能否认其商业的成功策划,至少我们都看到了。

我曾经与一个动辄标价上百万的茶商交流,他反问我,“难道我错了吗?我没有几千万去电视打广告,只有在产品价格上动脑经,不一样博得眼球?”

你们都是茶界的精英,卖东西你们比我更懂,但茶界每每博取眼球,都聚焦在价格上,难道不荒谬么?昔日十几万一斤的龙井,因为遭遇取消“特供”而价格全线下滑,成了新闻;云南连续四年干旱,茶叶价格也成了新闻;江西茶叶无人问津,无人采茶,同样成了新闻……

比这更荒谬的是,在这个国家,超过8000万的人依靠茶吃饭,超过7万家的茶企直接参与销售,但你们与他们一年的全部努力所创造的产值,甚至都赶不上一家英国公司。我们应该为此感到羞愧吗?

我们一直号称自己是茶叶大国,是世界茶的原产地,是茶文化的发源地……只要你愿意,你可以找到许多许多方面的第一,现在我们的产茶面积还是世界第一呢,但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?我们的人均茶消费量根本赶不上那些不产茶的国家,遥遥领先是土耳其、英国、埃及、摩洛哥等欧洲与非洲国家,我们也排在日本、印度与伊朗等亚洲国家之后。

10年前,我刚刚进入到茶界,抱着学习的态度,半年里走访了许多人。得出两个完全相仿观点:一种人认为茶就是农产品、土特产,“柴米油盐酱醋茶”嘛;一种人却大谈茶道,满口“禅茶一味”,也有词语来形容,就是“琴棋书画诗酒茶”。你看,一种人把茶当作生活组件,而另一种则把茶当作雅文化的代表。

我看到有人点头,因为今天种两极化的观点还是大流,因为这种大流,中国被分化成两个区域,品鉴区与消费区。

从中国地图上看,消费茶最多的地方都是非产茶区,有些统计数据说,中国人均消费茶最多的地方是广东(广东是2斤,广州是4斤),我看未必,整个西北到西南(也就是大藏区)都是茶叶消费很多的区域,整个数值远远大于广东,人均起码在六七斤左右。这就领先于世界水平了,但你们会问,这些数据怎么没有人告诉你们,是因为你们没有深入到这些区域去了解,你们去西藏、青海,都忙着看风景去了。

国家层面上的统计数据没有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就是我们常见的那些协会数据,往往会忽略了许多区域,因为这些区域,茶叶还没有完全市场化。不要以为我说的又是西北、西南,就是在江南,茶又何尝市场化?今年龙井跳水,背后的原因不就是它是“高端礼品茶”么?

茶叶市场化是我一直关注的主题。

在我们国家,茶叶是开放的最晚的产品之一,甚至到目前都还没有完全开放,考虑其历史原因,边茶目前还是国家的战略物资,并没有市场化。其他非边茶,在近400年的海外贸易里,也没有完全市场化过,这与中国外贸管制有关系。改革开放前20年也没有茶太多事情,当时茶不过是创外汇的一个特色产品。

1991年,中国外贸体质深化改革,取消计划经济,而到2006年才取消茶叶配额制,到这一年就恰好刚上了日本颁布《食品中残留农业化学品肯定列表制度》,许多茶企铩羽而归。

英国在本土和国外早有了成熟的茶叶市场,中国茶要想分一杯羹,难度很大,中国还没有可以杀出国门的企业。立顿那么强大的公司,进入中国的时间却很晚,到1992年才涉足中国市场,我多次听闻,他们在中国市场并不赚钱,只是一直在研究中国市场,这才给我们一个喘息的机会。人家有耐心,我们更要有耐心。

四五年前,我参与过一家云南普洱茶企业的上市计划,但种种原因,后来失败了。2012年,我又听闻有几家福建铁观音企业要上市,现在也失败了。但这并不是说,我们的茶业不适合资本市场,我们要看到好的一面,越早市场化,越受益,普洱茶和铁观音就是例子,国内的大企业都出现在这两个茶类,绝不是偶然。普洱茶才告诉发展四五年,就可以孵化出可以上市的公司,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。

“有耐心,不要着急”是我一直对我做顾问那些茶企讲的话,我是研究历史的,我告诉你们,中国历史上,最牛逼的企业都是做茶叶生意的,清代的大盛魁真是可以买下一个国家,中蒙边境上的一个小小的恰克图茶叶市场,创造的财富超过俄罗斯四五个省。贺龙北上的适合,中甸松赞林寺的茶钱可以养活一只军队。

茶叶能够决定国家的兴衰,你们有些人如果认真读过我与太俊林写的《茶叶战争》,就会明白,茶叶对我们国家是何等重要的物资。

但是很遗憾,尽管从晚清开始,中国茶业就全线衰落了。1900年,中国茶成为稽古之词。我们要跑到印度学习怎么种茶,学回来什么呢?用化肥、用密集茶园生产茶,而今天,这些成为食品安全的头号公敌。

诸位,立顿100多年前的口号是“直接来自茶园”,我们还停留那个农业时代,今天人家早把自己的公司定位在高科技上,每年用收入的10%来研发,你们摸摸自己口袋里的钱,有多少投入到科研经费上?

从英国人偷走我们的茶树、茶种开始,我们就丧失了资源优势。

从英国人从印度把第一批印度茶运往英国销售开始,我们就丧失了市场优势。

从英国人宣布印度是世界茶原产地开始,茶就从根源上被掐断与中国的关联,我们为之骄傲的饮品居然是华外之物!

甚至,从英国人第一个陶罐厂落地,从一把带把的银质茶壶诞生,从他们第一次往茶杯加糖开始,中国茶叶和它相伴的器皿都成为往事。

我真的不希望再过70年,还有人重复我们今天的工作,继续谈论“中国茶叶复兴计划”。

知耻而后勇,就像咀嚼茶叶,我们不希望它一直是苦涩的,我们还要回味其甘甜。